首页 >>

蔡文姬:三次嫁人,却两次都不得善终

她,一个不俗的女子,一生三次嫁人,却两次都不得善终。历史上也没有记载她的生卒年,却留下了她的墨宝,让我们无数次赞赏,无数次折服,她的才华超然出尘,可坎坷的命运却让我们一次次感怀,传奇女子,多是命运多舛。她,就是东汉著名文学家、书法家蔡文姬。

追溯到东汉末年,世道动乱,汉室衰微,宦官把持朝政,时局动荡不堪。蔡文姬的父亲蔡邕因一篇复文《对诏问灾异八事》而被权臣视为眼中钉,终在蔡文姬两岁时获罪,一家人远迹会稽。

虽然家道中落,但蔡文姬却继承了父亲蔡邕渊博的才学,从小便聪慧过人。尽管她年纪尚小,对诗词和音律还不甚精通,但独有的灵气以及对音律及书法的独到见解,年仅6岁“博学有才辩,又妙于音律,”使她自少女时代就名噪一时,美好的宛如一朵莲花,那么绚丽而又超脱。

都说少女情怀总是诗。十六岁,花一般的年龄,哪位少女不怀春,怀揣着少女梦想的蔡文姬也不例外,她总是一边在琴室里谈着琴,一边与妹妹憧憬着即将到来的爱情。可是,所有的梦想,所有的情怀都因曹操的到来而噶然终止。

蔡邕是曹操的恩师,在蔡邕获罪后,多亏有曹操的扶持,蔡文姬和妹妹才能平安快乐的生活了许多年,所以蔡文姬深知此时曹操到来,定有大事发生。面对未知的未来,蔡文姬略作思考,便做了决定:不论前路如何,我且听曹太守了,他定不会害我。

想罢,她拿出一把琴,微调了一下琴弦,认真的弹奏起来。虽然她不知道曹操此行的真正目的,但此刻,她想通过自己的琴声,告诉这位除了父亲外自己最敬仰的人,十几年了,自己在会稽过得很快乐,她喜欢会稽,这里就是她的家。

一曲弹闭,曹操闭了闭眼,拿起琴,接着蔡文姬的曲继续弹奏了起来。可是,他一转蔡文姬轻松快乐的曲调,一时间风起云涌,浪花飞溅,不时还有一股肃杀之气隐藏其中。

以琴说势,蔡文姬瞬间明白了,她的爱情,还没开始就已结束。

在那个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的时代,蔡文姬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的命运,嫁给了父亲的学生,河东望族卫宁。

卫宁,大将军卫青的后人,可他却没有继承父辈及兄长的英勇善战。卫宁是一个地道的文人,对东汉大儒蔡邕渊博的才学,精妙的书法都崇拜不已,一心想拜他为师。

那是一个雪天,漫天飞舞的雪花飘飘洒洒的落下,卫宁吸了吸鼻子,使劲裹了裹衣服。自打十几岁起身患肺疾,他的身体就每况愈下,时常咳嗽不已。正因为如此,家中长辈总是对他关怀备至。这次冒雪拜师,是他从小到大所做过的最疯狂的事了。

雪越下越大,卫宁不禁打了个冷颤。顷刻间,一阵悠扬曲折的琴声从屋内传来,宛如那 流淌不尽的高山流水,从远方缓缓而来,卫宁竟是听得痴了。虽然他早就知晓蔡家琴在坊间超然出尘的地位和蔡文姬不凡的才华,但此刻亲耳所闻却是意想不到的震撼。“只听琴声,就已入迷”。从此,在卫宁的心里,蔡文姬这个名字就再难以忘记。

蔡文姬墓

在与卫宁的交谈中,蔡邕也喜欢上了腼腆、内秀的卫宁。蔡邕深知自己已经老了,在这个乱世护不了女儿多久了,只盼她们姐妹俩能嫁与良人,从此琴瑟和鸣。卫宁,不仅出生名门,满腹才学,对女儿文姬也是爱慕不已,最重要的是卫家远离政治中心,可以免受波及。想到这,蔡邕暗暗做了一个决定:将女儿文姬许给卫宁。

就这样,由曹操做媒,蔡文姬结束了闺中少女的生活,披上嫁衣,成了卫宁的妻子。那一年,蔡文姬十六,卫宁二十四。

大婚之日,蔡文姬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丈夫卫宁。

四目相对的那一刻,蔡文姬是有些意外的,她喜欢英雄,仰慕的是曹操那样的英武男子,卫宁不仅少了些英气,眉宇间还总有一种若有若无的病态。

与蔡文姬相反,能够娶到自己梦寐以求的女子,卫宁高兴极了,他总是想方设法令文姬高兴,讨她欢心。尤其是当他发现妻子不仅琴技高超,还擅长书法,甚至其造诣比起父亲蔡邕也是毫不逊色的时候,卫宁兴奋地拉着妻子,请她指点自己的书法。

一个女子,能够被一个男子真心诚意的爱着,哪能不动心。尤其是同为文人的夫妻俩,,共同写字,一起对诗,是那么志同道合,不知不觉间二人的感情越来越好。闲暇之余,蔡文姬还不时指点卫宁的妹妹卫水的书法,一家人其乐融融,好不美满。

可是,命运就是这样,在给了蔡文姬一个名门的家庭、爱她的家人和体贴入微的丈夫、让她觉得自己已获得幸福的时候,却又狠心的将它们一一夺去。三

婚后仅几个月,噩耗便从远处传来。蔡邕因受董卓牵连而入狱,不久就被奸臣王允所杀。父亲去了,只留了一部未完成的《汉史》。

得知恩师被害,卫宁伤心欲绝,过度的悲伤,导致他旧疾复发,不仅发热不止,还不时吐血。看着病重的卫宁,蔡文姬强忍着父亲离去的悲痛,为他跑前跑后抓药,请大夫看病。

终究是无力回天。婚后不到一年,卫宁就因肺热病故。遭受了失去父亲和丈夫等连番打击,蔡文姬悲痛欲绝,可她告诉自己,她已经没有亲人了,所以决不能倒下。她默默地为丈夫置办丧失,一切都是那么平静。唯有夜深人静之时,她总是念着爱人的名字,轻抚着两人曾经一起写过的字和诗词,感觉卫宁好像就在自己身边,带着微笑,又带着些期盼。每每这时,蔡文姬总是心如刀绞。

蔡文姬纪念馆

由于没有留下子嗣,失去了丈夫的蔡文姬很快就被赶回了会稽蔡府。回到了生长了十几年的家,乍一看上去,一砖一瓦似乎都还是老样子,没有丝毫变化,可在蔡文姬的心里,却早已物是人非。父母故去,妹妹远嫁,只剩了姨娘和一个丫鬟。

回到会稽第二年,曹操袭击定陶,匈奴趁乱直奔中原,趁乱杀掠,为了躲避灾祸,蔡文姬决定与姨娘一道前前往上党妹妹家。不幸的是,半路上,蔡文姬一行三人被匈奴所虏。

曾经举世闻名的天之骄女蔡文姬,却成了匈奴的阶下囚。羞辱和悲痛充斥了她的灵魂,面对羞辱,蔡文姬不是没有悲愤过的,可她知道,唯有活下去,才有希望回到中原,现在自己所能做的,只有忍耐。

竟是她那宛如天籁的琴技救了她。

匈奴的左贤王是一个爱琴之人,当他得知蔡文姬被虏后,立即召见了她。一曲《高山流水》,左贤王仿佛看见了巍峨的昆仑山,一时间鸟鸣兽走,一派生机盎然,这样的境界,唯有蔡文姬才能够演绎。看着怀抱着焦尾琴的蔡文姬,左贤王不禁走上前抹了抹她眼角的眼泪,他对自己说,这个中原最有名的女子,将成为我的夫人。

蔡文姬就这样留在了匈奴,一留便是十二年。这十二年里,她为左贤王生了两个儿子,虽然还是俘虏,却也未曾吃苦。她虽然不爱左贤王,却从内心里感谢他,因为他给了自己一个遮风避雨的小天地。在左贤王的心里,蔡文姬似乎已经熟悉了匈奴的一切,成为了一个匈奴人了,可只有蔡文姬知道,她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中原的一切,她想回到那里,回到自己的家乡。终于在十二年后,手握重兵的曹操用重金将她从匈奴赎回。四

要回家了,蔡文姬心心念念十二年的愿望终于要实现了。可是,回家也意味着再也见不到自己的两个儿子了,生活,似乎总是和她开玩笑,让她得到的同时总要失去点什么。

看着饱经磨难、韶华不再的恩师之女,曹操心痛极了,他不忍心文姬继续孤身一人生活下去,决心为她做点什么。就这样,董祀出现了。

董祀与卫宁不同,出生于小康之家的董祀从小就不喜读书,屯田督造的职务也是因朝廷缺人时凭运气所获;他也没有大的志向,所以即使只是一个小官,却也过得悠然自得。无论是从家世、才学还是气度,他与蔡文姬都是不般配的,可他却能给蔡文姬一个遮风避雨的家,这是卫宁所给不了的。

此时的蔡文姬早已不是十几年前那个怀春的少女了。对于爱情,她早已心如死灰,既然如此,是不是董祀又有什么关系呢?放下了对情爱的渴望,两个不般配的人竟是渐渐和谐起来,平静的相伴终身。

千年过去,我们已无法知道蔡文姬是否爱过董祀,也不知道董祀是否爱过蔡文姬。我们只知道,他们成婚之后,因为曹操的庇护,夫妻二人生活的很平静。几年后,蔡文姬陆续生了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,有子女承欢膝下,这种平凡的幸福也许就是一种完满了.

文章来源:二四六天天好彩

标签:正版资料大全 王中王,香港正版挂牌之全篇,2019年香港马会资料,今日特马,2019年今期跑狗玄机图